在监管政策逐步落实后,那些无力持续运营的P2P平台就能在保障投资人本息的同时,自觉地逐步缩减业务范围,最终成功退出。除了合理退出外,一些平台还将目光放在了资金量更大的机构投资者上。

业内人士认为,在监管力度不断加强的整改进程中,必然会出现两极分化态势。在行业优胜劣汰的过程中,需要投资者及时加强针对平台运营动态的了解,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以最大限度避免财产损失。

20160516151600_548s_1.jpg

主动退出的平台越来越多,一方面是考虑到成本问题。进入2015年,这个行业的获客成本很高,很多中小平台承受不了监管和市场竞争双重压力,最后只能作罢。另一方面就是风险,草根平台如果想要吸引用户,就要给出更高的市场回报。

5月13日,据媒体报道,港股上市公司康宏金融目前深陷兑付危机。由其旗下北京康宏、康宏碧升等多个内地分公司代销的北大未名等多款理财产品,目前均出现无法兑付的情况,部分产品已逾期超过一年。截至发稿,康宏金融官方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事实上,近日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在全国掀起了针对网络金融以及线下理财的整肃行动,有关部门联合起来在摸底排查、打击非集、广告管理、支付监督、举报奖励等方面掀起了规范及净化高潮。

此外,伴随互金监管逐渐进入深水区,包括线下投资理财、第三方支付、P2P网贷、互联网保险、股权众筹等产业的整顿举措日益密集,并以“组合拳”的态势出击,首付贷、按揭贷、尾款贷、债权转让、活期理财等一系列涉嫌“踩线”的业务形式纷纷被叫停。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实力较弱、风控能力不强、存在违规操作的平台,或遭遇借款项目逾期,或涉嫌非法集资经侦介入,或停业主动退出。


转型与合规是P2P平台必须面对的问题

事实上,在互联网金融整肃的大环境下,新进入者变得更加谨慎,与此同时,老平台主动退出或转型的也不少。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今年1月问题平台有88家,当月问题平台停业类占比21.59%,即1月主动停业的平台约19家;而2月、3月停业平台分别为32家、47家,即今年1月至3月,主动停业平台近百家。

“目前P2P行业有平台主动退出是件好事,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智能理财平台神仙有财CEO惠轶认为,互联网相关行业本身就具有“大家一起赶风口”的特点,而P2P行业经历了过去两年的高速发展,目前进入洗牌期,有公司退出是必然的。当然,由于P2P行业的特殊性,如果能够做到稳定、妥善的退出机制,是对行业和对用户发展都非常重要的课题。

相关行业人士表示,主动退出的平台越来越多,一方面是考虑到成本问题。进入2015年,这个行业的获客成本很高,很多中小平台承受不了监管和市场竞争双重压力,最后只能作罢。另一方面就是风险,草根平台如果想要吸引用户,就要给出更高的市场回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P2P平台以往的高估值也有所缓解,平台融资和估值都慢了下来。

当前,转型与合规,正是网贷平台在监管更严厉的形势下必须面对的问题。记者注意到,当前一些网贷平台都在进行业务调整和转型,比如,有些平台将有风险的业务停了,比如以前的活期理财、自动理财业务等,并试图向监管层靠拢,诸如加强信息披露、主动开展银行存管等。

如此环境下,特别是在去担保化的大趋势下,许多P2P平台将“联姻”保险公司作为新思路。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与保险公司有合作的平台已超过90家,产品主要涉及个人账户资金安全险、融资方抵押财产险、履约保证保险等六大险种。其中值得关注的是,有20多家平台引入了履约保证保险。

退出机制仍不明朗 机构投资者或是新方向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P2P网贷平台的退出机制成为热议话题。业内普遍认为,应严守准入门槛,加强数据分析,设立预警系统,除了防范风险,还应该注重建立公平、高效、有序的市场化退出机制,保证市场“进、出”通畅,防范恶性跑路发生。对一些违规经营的问题平台,应该加速处置资产,尽快变现,以减少投资者的损失。

“从目前来看,整体退出机制依旧不是非常顺畅。”惠轶建议,在退出过程中可以引入托管机制,即通过行业协会和第三方机构,对希望退出的企业进行托管,通过第三方的公信力,保证在退出过程中不会出现挤兑等负面事件,让用户和从业者都能安心。剔除停业类平台后,今年4月问题平台发生率仅为1.76%,相比3月占比数值出现微幅下降,3月问题平台发生率为1.88%。

相关人士认为,只有把平台运营过程监督、资金风险评估机制搭建、产品监督、资金清结算等环节做好,过程的监督和严格的准入在一定程度上才能决定能否搭建良性退出机制。在监管政策逐步落实后,那些无力持续运营的P2P平台就能在保障投资人本息的同时,自觉地逐步缩减业务范围,最终成功退出。

除了合理退出外,一些平台还将目光放在了资金量更大的机构投资者上。锐衡资产联合创始人洪自华公开表示,目前他们就在撮合对接机构理财资金。这样的机构其实不少。相对于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资金量更大,且对行业更熟悉,是平台未来考虑的方向。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表示,开鑫贷也会撮合一些企业理财项目,实现企业资金和项目的直接对接,暂时规模还不大。在周治翰看来,机构理财客户的风险识别能力较强,通常不会要求过高的收益率,也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此外,此类客户更关注风控和合规性。

“从国外经验看,美国优秀的P2P平台,比如LendingClub等,其主要的资金来源已经是对冲基金、银行等机构投资者。”周治翰表示,这也为中国的P2P平台发展机构理财,提供了可以借鉴的成熟经验。


或呈两极分化态势 投资人需密切关注平台运营动态

分析认为,问题平台增多是市场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是尽快平复行业乱象的必经过程,只是鉴于目前平台退出机制尚不完善,因此需要投资者及时加强针对平台运营动态的了解,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以最大限度避免财产损失。

事实上,2015年底,紫马财行CEO唐学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2016年是网贷行业的监管元年,从数量上来讲,新增平台的增长率将会严重下跌,倒闭平台将大量增多,在资金存管等规范发展的要求下大量平台将销声匿迹。”

总体来看,自去年底经历非集风波以来,网贷行业交易规模同比增长显著,说明投资者信心逐渐恢复,收益率也保持着稳中有降的理性趋势。由此可见,在这场金融整治的剧变之中,互联网金融至少展现出了稳健向好的前行姿态。

当外界唱衰互联网金融,认为在目前我国征信体系不完善、大数据风控技术尚无法媲美传统线下风控效果等背景下,所谓网络金融创新必然是昙花一现。

对此,唐学庆表示:“在监管力度不断加强的整改进程中,必然会出现两极分化态势,大量资金和投资人将向实力雄厚、资质优异的大型知名平台聚集,而中小平台受限于各方面阻力将暴露出明显的运营颓势。因此成交量增长表现出投资者的避险情绪主要是针对中小平台,而对排名靠前的平台仍信心满满。”

“面对非法集资的猖獗之势,织好细致严密的监管网络才能避免产生‘漏网之鱼’,从根本上保证投资人的利益不受损失,因此监管越严越有利于有关部门全力展开存量治理,抑制非法集资的地下蔓延趋势,越能确保互联网金融行业在健康有序的道路上进一步发展完善。”唐学庆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