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由《华夏时报》主办,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有限公司特别协办,《华夏理财》、蓝莓会共同协办的“2016中国经济媒体领袖春季峰会”在福建漳州招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举行,峰会的主题是“传媒业的供给侧改革”,而互联网金融与供给侧改革也在峰会上热议。 

与会媒体领袖与行业代表认为,目前互联网金融虽然出现一些乱象,但互联网金融其实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供给不足、供给不均衡的问题,其意义应该在相当程度上给予肯定。“在宏观经济中,则是平衡了我们国家经济链条中体制内的不足,甚至可以说是扮演了英雄的角色。”

 

互联网金融是工具

互联网金融与供给侧改革在一起,两者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 

“互联网金融对于宏观经济供给侧改革扮演什么角色,互联网金融本身需不需要去库存调结构?互联网金融对宏观经济是干扰还是促进改革?”当主持人网贷天眼副总裁潘瑾健抛出这些问题时,获得了现场多位嘉宾的回应。

   《中国经营报》副总编辑李学宾认为,互联网金融其实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供给不足、供给不均衡的问题,在相当程度上应该给予肯定,但在局部的时间和空间里,一些人把行业的走向带歪了。

   从去年底到现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坏消息一直没有消停,而国家对互联网金融进行的专项整治行动,也让一些平台主动退出。现场嘉宾也并不回避行业乱象问题。

   新浪网副总裁邓庆旭称,有些野蛮生长的公司不叫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里不存在对宏观经济干扰的问题,关键还是要界定清楚边界。

   在邓庆旭看来,不管是供给侧改革还是双创,都需要在不同的领域里能够匹配新兴消费的新供给,现在互联网金融比较好的模式都是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人们的新需求,在这种情况下,社会效率整体提升和金融效率的提升,虽很难量化它对社会有多大的作用,但对社会整体而言是一个进步。

   “有一句话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普惠家首席宏观分析师张晓曦以自己切身经历谈到互联网金融的作用,底层的人想创业来参与国家的改革,他们靠什么?只能靠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是否靠谱,回过头看中国的历史。证券公司刚出来时老总随便可以卷钱跑路,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今天同样又发生在互联网金融身上,但不能因此说互联网金融就不行。”

   作为行业代表,福建瑶池集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廖晓枫也认为,互联网金融领域出现一些违法的事情是一个过程,这也会不断催生出政策来监管。“生存下来的企业一定是经过了市场的调控和检验,作为一个类金融模式的互联网企业,我认为互联网金融的前景非常好,每个企业都要提升自己的责任感。”

   融金所首席文化官刘豐磊则认为,我们误读了互联网金融,它从来不是一个行业,而只是一个工具,平衡了我们国家经济链条中体制内的不足。

   “谈到互联网金融的供给侧改革,像供应链金融,他是把自己的应收账款提前变现,去解救生产困难,为什么今天谈经济的供给侧改革?”刘豐磊引用华为任正非的说法,“政府的作用是打造一个优良、低成本的环境和有序监管的游戏规则,剩下的创新的事情让企业去做,互联网金融同样如此。”

 

  当创新遇到监管

   当互联网金融创新遇到政府监管,两者之间的矛盾也成为行业不可回避的问题。

   “在监管的过程中,是应该让市场自我调整,还是政府应该更多地借助隐形之手去防范可能发生的现实风险?”潘瑾健在峰会上再次抛出问题。

   邓庆旭认为,这要看事情发展到什么阶段,就好像如果菜占了大多数就把菜拿走,如果泥占了大多数就不要菜了。“现在个人消费信贷或者融资需求真的能够得到满足吗?其实不是,互联网金融在个人金融信贷、借贷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李学宾则认为互联网金融在发展过程中有几点问题,比如现在金额配比严重不均衡,对新生事物经验不足,另外投资人风险教育不够。“至于监管的方向,在我看来如果本来互联网金融有多个场景,P2P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你是匹配的平台,还怕资金链断吗?”

   对此刘豐磊举出了行业的案例,“以融金所为例,融金所用汽车抵押的方式给中小微企业主放贷只有1.6%,甚至比银行更低。这些人在银行拿不到钱,即使拿到钱了也要一两年,严重影响当时的资金所需,而在融金所从审批到通过审批只要3个小时,一天之内就放给中小微企业主了”。

   刘豐磊最后总结指出:“互联网金融已经发生的问题中,有1/3是道德问题,1/3是管理能力有限,1/3是发展冒进。互联网金融是成长性很强的领域,未来的前景一定是光明的。在短期之内还会有非常艰难的过程,但是不影响国家领导层对互联网金融的认可和支持。”